中國鋁土礦市場結構性轉折到來

時間:2019/7/1 14:57:17    來源:中國有色金屬報

隨著國內氧化鋁產能的不斷釋放和國家環保政策的陸續出臺,我國鋁土礦供應吃緊,我國對海外鋁土礦的需求迅速加大,未來這種趨勢將會一直持續。同時,在使用進口鋁土礦的過程中,一定會遇到一些問題,因此,提前為大量使用海外鋁土礦做好準備事不宜遲。

全球鋁土礦儲量

  全球鋁土礦儲量約在280億噸,成礦帶主要集中在非洲、大洋洲、南美洲及亞洲。主要分布在幾內亞、澳大利亞、巴西、牙買加、越南、印度尼西亞、印度、中國等國家。其中幾內亞、澳大利亞、巴西、牙買加、越南五國已探明鋁土礦儲量占全球鋁土礦總量的70%。而我國鋁土礦儲量僅為9.8億噸,僅占世界儲量的4%

 主要地區鋁土礦特點

  澳大利亞被譽為“坐在礦車上的國家”。擁有大量的礦產資源,其鋁土礦主要集中在北部及西南部的珀斯地區。

  幾內亞礦床類型是風化殘積型——紅土型鋁土礦,為三水鋁石型鋁土礦。礦體主要賦存在表層強風化殘積層中。從剖面上看,風化殘積層從上往下分為:地表的鐵帽、鐵紅土、鐵質粘土巖、粘土巖,最底部為成礦母巖,風化層總厚度一般都超過20米。鋁土礦主要賦存在地表鐵帽和鐵紅土之中。估算鋁土礦資源儲量超過15億噸,屬超巨大型鋁土礦礦床。

  牙買加的鋁礬土儲量約25億噸,居世界第4位,其中可開采量15億噸,年產鋁礬土有1500萬噸,僅次于澳大利亞。

  印尼以紅土型鋁土礦為主,查明鋁土礦儲量為10億噸,位居世界第六。雖然在禁止原礦出口前,印尼的鋁土礦產量在全球鋁土礦總產量的占比高達19%,曾經是全球最大的鋁土礦出口國,但其儲量僅占全球儲量的3.57%,產量大大高于儲量。印尼政府希望通過改變單純出口資源的方式,鼓勵企業在當地進行冶煉加工,一方面提高產品附加值,一方面帶動就業和經濟增長。

  我國使用進口鋁土礦背景

  隨著國內氧化鋁產能的不斷釋放和國家環保政策的陸續出臺,我國內陸氧化鋁原材料的供需平衡發生了重大變化。特別是20185月份以來,河南、山西鋁土礦供應緊張,鋁土礦價格暴漲,我國內陸氧化鋁廠紛紛開始使用進口礦作為原料補充。

 國內產能不斷擴充,一水鋁土礦資源競爭加劇

  隨著國內氧化鋁企業產能的不斷加大,(已建成項目的擴產和一些新建項目)帶來鋁土礦供應出現吃緊,僅山西地區,就新建產能900萬噸。雖然山西是鋁土礦資源大省,但短期內也造成鋁土礦采購競爭激烈,礦石價格不斷上漲,礦石質量持續下降。特別是2018年下半年后,價格上漲迅速,市場供不應求。

  截止到20194月,我國主要依靠進口鋁土礦的氧化鋁建成產能增長至4050萬噸,運行產能上升至3077萬噸。按照當前氧化鋁運行產能計算,2019年中國進口鋁土礦需求總量在7900~8200萬噸規模。由于國內礦產量受環保影響減量,還將有更多企業使用進口鋁土礦,尤其是晉豫等地內陸省市企業,預計晉豫等內陸企業進口鋁土礦總量將達1500~1800萬噸區間。

  環保政策日趨嚴格,對礦山開采造成較大沖擊

  國內鋁土礦價格大幅上漲,以山西孝義鋁土礦均價來看,2018年初至年末,自370/噸漲至550/噸,這也促使進口礦進入內地氧化鋁企業,受此影響,2019年山西鋁土礦回調至510/噸。目前進口礦與國內礦已成博弈狀態,如果國內礦要價繼續過于強勢,將促使晉豫等地氧化鋁廠轉向使用進口礦,進口礦的優勢將放大。

  受環保常態化和整治非法開采影響,山西、河南兩省多數礦山出現間斷性生產,鋁土礦供應大幅下滑。兩省氧化鋁廠鋁土礦庫存處于歷史最低點;供求嚴重失衡,晉豫兩地鋁土礦月度缺口一度達80萬噸和50萬噸。預計未來2~5年,我國鋁土礦對外依存度可能穩步增至55%~60%,即進口增長3000萬噸左右。

 幾內亞是我國主要鋁土礦來源地

  全球鋁土礦貿易流向主要包括:印尼、澳大利亞、幾內亞、印度流向中國;巴西、牙買加流向北美;幾內亞流向歐洲。目前,這種流向有所改變,印尼鋁土礦流出大幅下降,幾內亞流入中國的鋁土礦大幅增加。

  即使中國加大鋁土礦勘探,國內產量增加,中國鋁土礦進口量還會繼續增加。從長期來看,幾內亞將會是出口鋁土礦到中國的主要來源地。2018年,幾內亞鋁土礦已成為中國企業首選,進口占比逐步增加至46.2%。除幾內亞之外,我國進口鋁土礦目前主要來源構成是澳大利亞占36%、印尼占9%、其它國家8.7%。印尼由于之前的禁礦出口政策引起外流鋁土礦大幅減少,澳洲高溫礦隨著梅特羅礦業和韋帕地區其他礦商貿易商的介入價格逐漸走低,而以幾內亞為主的海外鋁土礦項目預期增多,鋁土礦供應絕對量大幅增加。2019年上半年,香江萬基、天山鋁業分別簽訂合同,年內將從幾內亞、澳大利亞采購總計350萬噸的鋁土礦。

  中國氧化鋁企業使用進口礦比例加大。中國鋁土礦資源和氧化鋁產能嚴重不對稱,鋁土礦資源保障能力不足10年,同時國內礦石品質明顯下降,增加了氧化鋁生產成本,尋求國外鋁土礦資源已經成為中國氧化鋁生產企業的共識。特別是2016年,由新加坡韋立、煙臺港集團、山東宏橋集團、幾內亞UMS等企業組成的“中國贏聯盟”將1000多萬噸鋁土礦從幾內亞運回中國。此外,加納、喀麥隆等地豐富的鋁土礦資源也備受關注。

  澳大利亞鋁土礦產量從2006年的6178萬噸增至2017年的8790萬噸,一直是最重要的進口鋁土礦供應基地。幾內亞鋁土礦產量近幾年加速增長,從2006年的1878萬噸增至2017年的4272萬噸,成為新興供礦基地。

  中國氧化鋁企業布局正在向沿海地區轉移。由于中國氧化鋁需求不斷增長,同時河南、山西、廣西等地鋁土礦品位貧化,預計2020~2021年將成為中國氧化鋁行業的轉折點,氧化鋁廠很有可能重新布置在遼寧、廣西等沿海地區,以便于利用國外鋁土礦資源,至2025年中國鋁土礦進口量可達到1.4億噸。

  我國使用進口鋁土礦現狀

  據粗略測算,2018年內陸氧化鋁廠共計進口鋁土礦700~800萬噸左右。2018 年全國共進口鋁土礦 8273 萬噸,同比增加 20.3%2016年、2017年和2018年中國鋁土礦進口均價分別為48.4美元/噸、50.3美元/噸和53.0美元/噸。2018年,隨著國內鋁土礦價格的大幅上漲以及海運運費的增加,進口鋁土礦價格繼續上漲,但漲幅遠低于國內,全年均價上漲5.4%2019年鋁土礦預計進口量將近9000萬噸,其中內陸氧化鋁廠使用進口礦估計在1500~1800萬噸。

  山東氧化鋁廠主要依賴進口礦,鋁土礦庫存充裕。晉豫地區氧化鋁廠進口礦庫存較低,主要是少量改線或是在做前期嘗試進口礦工作。為了能更好地使用進口礦,不少內陸企業已經開始微調傳統的氧化鋁生產線。如中鋁中州鋁業、中鋁河南、國電投山西鋁業和香江萬基等。

  我國使用進口鋁土礦的主要方式

  低溫拜耳法。指相對于高溫拜耳法而言,利用國外三水礦容易溶出的特性,采用低溫管道化溶出技術,用低壓新蒸汽加熱,溶出溫度保持在140℃~145℃之間的一種主流生產方式。該方法能耗低、工藝流程相對簡單。我國山東部分氧化鋁企業由于靠近港口,大多采用低溫拜耳法作為其主要生產工藝。目前技術較為成熟。

  后加礦增溶溶出技術。基于高溫拜耳法,在保證較料漿高αk條件下,將鋁土礦高壓下溶出,由于溶液的不飽和度較大,礦石中的氧化鋁能夠較快地充分溶出,而在溶出后期加入易溶的三水礦石,使礦石中的氧化鋁能夠進一步溶出,這樣既可獲得較高的氧化鋁溶出率,又能提升高溫拜耳法的技術經濟指標,增加企業產量。后加礦加入量可相當于拜耳法溶出前鋁土礦配礦量的20%,可達到較好的增溶溶出效果。

  與一水礦參配使用。方式一,氧化鋁的主工藝流程保持不變,只是在配礦的過程中配入少量的三水礦,一般配入比例在5%10%左右。這種方式適用于含水率較低的三水礦或一水軟鋁礦。否則與國產礦一起結塊,易造成下料口堵塞。方式二,單獨拿出一組磨機來磨制三水礦,制成礦漿后再通過料漿送入溶出工序,即原料磨制過程與國產礦分開進行,兩股料以料漿形式混合進入溶出。

  澳洲礦與牙買加礦最佳生產組織模式

  澳礦使用:澳洲力拓礦石在240℃和250℃氧化鋁相對溶出率都在100%左右,礦石中氧化鋁都溶出完全;隨著溶出溫度和時間的增加,溶出赤泥N/S都呈上升趨勢。從整體成本看,溶出溫度和時間控制在240℃與10分鐘時成本最低。不需要添加石灰。

  牙買加礦和印尼礦使用:牙買加礦在添加2%石灰,溶出溫度和時間控制在250℃與20分鐘時,溶出效果最好,成本最低。印尼礦石在不添加石灰溶出溫度和時間控制在240℃與10分鐘時溶出效果最好,在240℃與10分鐘溶出時,添加2%石灰可以降低堿耗,成本最低。

  在礦石價格相同時,澳洲力拓堿耗最高,成本最高;牙買加礦石堿耗最低,成本也最低。

  有機物主要來源及對生產的影響

  鋁土礦中的有機碳含量通常為0.1%~0.3%,但亦可低至0.03%或高達0.6%(某些地表礦)。熱帶鋁土礦中有機碳含量較高,一般為0.2%~0.4%,而一水硬鋁石型鋁土礦中的含量則較低,通常為0.1%。南美洲、非洲、澳大利亞等地區的鋁土礦有機物含量較高,而歐洲、俄羅斯和中國等地區的大多數鋁土礦有機物含量較低。

  拜耳法溶液中的有機物主要來自鋁土礦,絮凝劑、消泡劑、脫水劑等添加劑也會帶入少量有機物。其數量和影響均較小。

 進口鋁土礦生產氧化鋁技術控制要點

  進口鋁土礦生產氧化鋁有幾項值得注意的技術控制要點:第一,根據進廠礦石的類型(含水率、A/S)和來礦穩定性、長久性選擇適合自己的生產方式(改造為低溫拜耳法、后加礦、與一水礦石搭配使用);第二,密切關注系統中有機物(腐殖酸、有機碳等)變化,通過及時調整配礦比例,減少系統中有機物的進入;第三,根據分解槽泡沫情況,不斷添加消泡劑或結晶助劑,及時抑制泡沫大量產生;第四,一段分解工藝要提前準備好AH種子洗滌或結晶析出等去除有機物預案,防止有機物大面積爆發對分解率造成較大影響;第五,密切關注系統中炭堿含量,高炭堿會對分解率和有機物去除產生很大影響。

 

上一篇 全球氧化鋁市場波動將趨于平衡

下一篇 6月底中國進口鋁土礦庫存量環比增加1.1%

天天麻将单机版
21点是几点 越南河内时时彩开奖结果 牛彩赚钱靠谱吗 北京快3官网下载安装 欢乐二八杠游戏下载 包六肖赚钱吗 云南快乐十分计划 买重汽轻卡赚钱吗 宝赢时时彩计划软件 大乐透一至九等奖明细 分分彩技巧经验 大乐透技巧规律大全 75挖机好赚钱吗 生肖连复式表图片 重庆时时彩直播软件 mg冰球突破最大奖图片